寻根封开,探访岭南文化发祥地

edwin   ·   发表于 1月前   ·   广信文化

        每一种文化都有孕育它的土壤。地处亚热带的五岭之南,依山傍海,河道纵横,从生活在这里的古百越族先民开始,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极具特色和活力的岭南文化就已初具雏形。而封开,作为岭南最早人类的生存繁衍之地,作为岭南最早的首府所在地,作为岭南文化的发祥地,早已在历史文化的年轮上书写了极其重要的一笔。这块古老的土地,就如同一幅绵延无边的卷轴,描画了时间的沙漏留下的种种印痕。

        岭南古都 古迹处处

        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在广信(今封开)设置统辖整个岭南九郡的交趾刺史部,使封开成为了包括越南在内的整个岭南地区最早的首府,以及当时岭南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悠久的历史,给封开留下了无数的文物遗迹。迄今为止,秦汉以来各个朝代的古文物都曾在这里出土,极具岭南建筑特点的古城、古村落达40多个,至于古人类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以及古窑址更是遍布全县。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内涵一直吸引着大批专家、学者前来考察研究。古人类文化遗址——黄岩洞黄岩洞位于封开河儿口镇河儿口管理区狮子岩西南山麓,是一座屹立于岩溶谷地之中的三叠纪石灰岩孤峰。洞穴前为坡地,背后山岳亘横,峰丛起伏。黄岩洞侧塑有古白象一头,站在山坡之上,与褐色岩石衬托,显得栩栩如生。洞内石柱、石笋、石花、石幔和各种天然雕成的“飞禽走兽”使岩洞景观多彩多姿。

        黄岩洞遗址自1961年发现以来,出土了两个人类头骨化石、1000多件打制石器(种类有属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阶段的砍砸器、刮削器、石核、石锤、穿孔器等)和少量磨制石器,以及大批古生物化石,是这一地区从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时期的典型遗存,是研究距今 l万年左右以及更早阶段这一区域历史文化面貌的极为可贵的资料。

        岭南第一村——杨池古村

        有“岭南第一村”之称的封开杨池村,历四百年风雨沧桑而筋骨犹存,为岭南地区所罕见。这个位于封开东南部的古村落,始建于明末。相传先祖叶翰彪是明代官员,因为避难逃到这里,看到村后林木满山、花果满坡,选择了这里开塘定居,栽杨柳、种金莲,在这里隐居下来。后来“杨柳池塘”便成为村子的名字。杨池村内青砖铺地成街,房屋上龙鱼镂刻,黑白相间,甚是古朴。60余座保护完好的古民居,是明代末期的砖木结构合院式民居建筑群。虽然是明清风格,但也有唐宋时期中原遗风。其中木制梁柱堪称岭南一绝。村子东西南北各建有门楼,祠堂、书院、仓库、磨房、花厅散落在古巷民居间。村内的“叶氏大宗祠”是杨池村古民居的建筑精华,其木雕、灰塑、壁画装饰考究,显示了古村当年的繁盛,它们都是岭南古建筑中非常罕见的装饰。

        文化名城 英才辈出

        自公元前111年起,岭南文化的曙光就已经在今日的封开,当时的广信升起。作为岭南地区最早的首府,以及海陆丝绸之路的对接点,政治的强势和经济的兴盛,带动了此间文化的萌芽和蓬勃发展。从封开的土地上,先后走出了被誉为“中华传佛第一人”的佛学理论家牟融、三国时的学问优博又达于从政的政治家吴士燮、南汉开国之君刘隐、天才军事家苏章和有“中国第一女商人”之美誉的苏娥等等。这些历史上的风流人物,不仅是封开的骄傲,也是岭南的骄傲。而其中最为著名的,当数唐代岭南第一个状元莫宣卿和汉代开岭南经学先河的陈钦、陈元父子。

        岭南第一个状元——莫宣卿

        河儿口镇有一个唐代的墓和祠堂。墓的主人和祠堂供奉的是岭南第一个状元——莫宣卿。唐大中五年(公元851年),17岁的莫宣卿以“长川含媚色,波底孕灵珠”这首试帖诗殿试第一,成为岭南第一个状元,也是最年轻的状元。莫宣卿能“登龙门”除了天赋聪明外,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得益于当地的教育体制和人文蕴积 ——私塾、州学、府学,以及被贬到此地的大儒李宗闵和当地饱学之士梁明甫等人的悉心栽培。而他好学成才的故事,更成为了岭南莘莘学子的典范,推动了后世的学风。莫宣卿墓前牌坊两旁的石柱上刻有隶书“甲第开南粤,箕裘启后昆”的对联,真是再贴切不过了。三年前的农历八月十七是莫宣卿一千一百六十八周年诞辰日。当日,来自世界各地区的莫氏宗亲会代表,与广东省内各地和广西、湖南、江西等省区的莫宣卿后裔一万多人,齐聚莫宣卿墓前,纪念这位先祖,一片诚心,日月可鉴。

        岭南最早的古文经学家——陈钦、陈元父子

        汉代陈氏父子开岭南经学之先。陈钦,字子佚,封川人,幼习五经,尤精《春秋左传》。汉成帝时,是京师闻名的经学家。曾封厌难将军,为帝王之师——王莽亦从其师习左氏学。他才华出众,自成一家之言,著《陈氏春秋》(已佚)。陈元,字长孙,陈钦之子,被封为《左传》博士,著有《左传异国》(已佚)。《广东通志》、《广西通志》的儒林传把陈氏父子列为首位,称“陈元独能以经学振兴起一时,诚岭海之儒宗也。” 这对父子同葬于封川野矮岗上,人称“将军博士墓”。此墓规模颇大,墓前有石人、石马侍立,只可惜现已毁。

0 条回复   |  直到 1月前 | 74 次浏览
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